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24阅读
  • 1回复

[转帖]月亮在白棉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刘紫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3-27
style="font-size:14px,求魔 hahawx;"> 老生发起搞中秋征文,虽说天一对于命题作文一向都很腿软,不过在头等奖美女香吻的诱惑下,还是忍不住提笔写下什么,当然,对老生,俺一直说是因为他面子大,香吻的诱惑自然是略过不提了。
中秋对于我来说,其实一向都没有特别的意义,公司发的月饼,从来没有勾起过我的食欲,更不用说金龙鱼或者超市的购物卡,那是属于上缴部分的,于我个人瘪瘪的腰包没有任何的联系。当然,今年的中秋是令人振奋的,因为多了一天假期,就像朝三暮四的猴子一样,我已经忘却了五一不再是长假而欣欣然于中秋的假期。
中秋是属于文人墨客的,那些体内某些分泌物本就和常人有异的文学老年、文学中年、文学青年们,每当看到皎洁的月亮盈盈满满时,便如《哈利波特》里莱姆斯·卢平月圆之夜变身狼人一样,开始再度分泌出更多的某些激素,对着那星空中的大银盘,或窃窃私语,或对酒当歌,或奋笔疾书,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塌刮子,做出了让许多文学女青年五体投地、甘愿以身相许的惊人之举,也给后世留下了许多惊艳的传说和故事。
文人和月亮之间的联系是必然的,几乎可以说每个文人都有一段和月亮有关的故事。李白逐月落水而亡,算是给自己的文人生涯画上了一个最美丽的句号,如果是我等这些粗鲁之人,酒后失足,充其量不过是晚报上一则劝喻世人切勿饮酒过量的社会新闻,断断不会和月亮沾上边,也就嗅不到任何的浪漫气息了。又如密州的市长苏东坡,也是在中秋月圆之夜,兴许是应酬过多又或者是对手酒量好而大醉后,便借着那月色留下了一段中国最早的科幻YY,以至于胡元任在苕溪渔隐丛话中给出了“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的最高结论,直接把其他文人和月亮套近乎的企图全盘扼杀了。
文人总是喜欢转弯抹角的,吃香的喝辣的,博得文学女青年热辣辣的香吻,都要先绞尽脑汁和月亮拉上一通近乎,这样的效率,明显是不符合现代人的需求,也因为如此,当社会发展到了二十一世纪,哥爱看小说网,这种勾当除了老生还能拿来吸引龙博一帮饥渴中的弟兄们以外,已经普遍被唾弃了。现代人对于月的追求,普遍已经让位给了对于节的追求,本着有节要过,没有节创造节也要过的新铁人精神,在我们的日历上,大大小小注满了几十个节日,这传统的中秋,那更是要深挖潜力的了。
常州人中秋有“张丈母”一说,现代人更是将“丈母”这一词,充分地后现代地扩大了外延,于是中秋将至,从邮局到快递,从超市到商厦,便呈现出一种空前的热闹景象,老土的自然还是送月饼,怕月饼不够档次,馅料便是鱼翅鲍鱼齐上,只求最贵不求最好,更有意犹未尽者,配上金银珠宝当“椟”,来个成语新解。以至于日理万机的党中央都开始重视起这个问题,而打假打不了“全国牙防组”的工商局,也匆匆对高档月饼掏出了红牌,反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我们的基本国策,月饼厂家自然也犯不着搬出法律条文来研究这高档月饼到底是违反了哪款哪条,与其和工商讲法,不如回家研究办法。
哪个伟人曾经告诉过我们,办法总是比困难多一条,于是乎,在禁锢了高档月饼的这个中秋假期,相信我们大大小小的廉洁官员们,又或者是为人民币辛苦服务的公仆们,一定有智慧、有能力战胜各种困难,在收礼收到手抽筋之后,在这个月圆之夜,怀揣着对月亮无限的敬仰之情,在KTV里,在饭店包厢里,搂着我们的下一代,讲述着那美丽的月亮传说。
月亮,在白棉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淫荡的笑声。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1-14
回复3
扫描二维码就能够赚钱,[url=http://bbs.17mg.cn/read.php?tid=14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