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13阅读
  • 0回复

关于虫子的隐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4


                         ——读杜文辉先生的《虫子》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虫子
        虫子从树上下来
        在大地上欢快地跑

        清荫下
        无所事事的人类
        会用棍子打它
        一打
        虫子就硬了
        再打
        更硬
        虫子死在那里
        和鸟粪、枯叶、尸体一起

        人类的注意力很快转移
        虫子又在大地上
        欢快地跑起来

    这首容易让人忽视的小诗,让我读出了共鸣,很大的原因在于诗中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曾亲历过了的。小时候,我每天都要去山中放羊。大山中,无论是树上,还是地上,都有很多虫子。那个时候的我们,爱憎分明。看到漂亮的虫子,就满心高兴地观察欣赏。而看到那些难看的,有异味的,或者有毒的虫子,我们是追着打,用棍子打,用石块砸,一定要赶尽杀绝才会罢手。只是,当我们累了,坐下来休息,或者发呆的时候,树上爬的,空中飞的,地上跑的虫子,又纷纷出现了。
    我之所以说这是一首容易被人忽视的小诗,是因为作者在诗中,只是冷静地叙述了打虫子这个事情,没有在诗中注入强烈的爱憎情感,没有把诗歌拔高到某一个哲学的高度。在很平淡地叙述完后,诗歌就戛然而止了。但是,当我们反复品味这首诗的时候,却越品越觉得其中有值得玩味的地方。而最让人玩味的,就是杜文辉先生究竟想用虫子,或者想用打虫子这件事情隐喻一些什么?
    首先,我们从诗中看到的是一幅和谐的自然景象:蓝蓝的天空下,天上,鸟在飞。树下,虫子在卖力地奔跑,欢快地奔跑,多么美好和谐的景象呀。可是,很快,这些就被无数事事的人类打破了,人类打死了一只又一只的虫子,把它们的尸体和枯叶、鸟粪和其他一些生物的尸体堆积在一起。多么可怕的景象呀!可是,自然的生命力太顽强太强大的。只要人类稍一疏忽,一切又回归自然,一切又重新变得那么美好和谐。
    然后,我们再延展一下:纵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我们这些卑弱的平民,不也是这些弱小的虫子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天都在地间田头,欢快地劳作着,愉快地繁衍着自己的子孙。只是,一旦发生天灾人祸,一旦被某些大人物操纵,阴谋、诡计、战争,我们就会成为棋子,沦为炮灰,或被当做牺牲品,成为他们游戏玩弄的工具,或被敲打,或被屠杀。特别是每一次改朝换代的战争之后,小虫子一样的平民们基本上都要死掉五六成之多。比如张献忠入川之后的四川,在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平民竟然十不存一。但是,只要战火平息,风调雨顺,三五年之后,这些虫子们就又忘掉了自己的灾难和悲伤,在田间地头开始欢快地劳作,愉快地繁衍自己的子孙。
    再说说当前的反腐吧。这些跑下树,耀武扬威的虫子是该打的。害虫太多了,在眼前跑来跑去,看着也感觉肉麻、恶心。这不,以前无所事事的纪委、反贪局现在都在紧张地用棍子敲虫子了。敲一棍,一个贪官。再敲一棍,又是一个贪官。只是中国的政治,从来都是由一个又一个运动构成的。如果这次反贪运动平息后,而新的监督机制又还没有建立和健全起来,我们马上就会看到前些年的那种满大街,满电视屏幕,满报纸都是贪官们忙碌身影的盛世景象。
    最后,说几句题外话吧:一首好的现代诗,应该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都能够读出不同的引申和延展出来。比如杜文辉先生的这首诗,每个人读出来的都应该是不同的虫子,不同的隐喻,而不是上面我信口胡侃的这些东西。而这也正是现代诗的魅力和美丽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