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659阅读
  • 13回复

【转贴】中国化超现实主义诗歌论纲(节选)——兼答《绿风》编辑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东鲁散人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09-05-05
— 本帖被 灵子 执行置顶操作(2009-05-05) —
【作者】李光武


  问:您为什么提出超现实主义诗歌“本土化六原则”呢?
  答:我提出中国超现实主义诗歌“本土化六原则”理论,这里面有一个漫长的思考和实践过程,也是全球化与中国诗歌现代化进程的某种必然。“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新诗取代古典诗歌的百年历史,就是在继承中国古典诗歌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借鉴和学习外国诗歌形式抒写中国诗歌内容和民族精神的逐步现代化的历史。新诗的自由形式和艺术风格,基本上是外来的。郭沫若借鉴的是惠特曼。徐志摩借鉴的是泰戈尔。艾青借鉴的是法国象征主义和比利时的凡尔哈仑。李金发则是一个最纯粹的象征主义诗人。戴望舒受意象派和现代派影响较大。他们受西学影响都很深,当然也都取得了文学史公认的成就。新时期以来的中国当代诗歌,深受西方现代派诗歌影响的朦胧诗在当时是不被理解和承认的,是因为它与以往的美学原则相悖。随着时间的推移,公众终于理解和接受了它。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朦胧诗和西部诗高潮过后,在缤纷复杂的当下诗歌创作中,中国新诗还要向前发展,西部的诗人还要更进一步,是不是应该有一条大家都不曾走过的超越前人的走向世界的诗歌之路。这种思考终于迎来了新的契机,二十一世纪之初,率先有一批像秦安江这样的诗人,把敏锐的艺术触觉伸向了超现实主义领域,这非同小可。凭着对中西诗歌二十年的研究和理论直觉,我感到一个历史转折点、一个新的诗歌时代到来了:走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道路。全部思考的结果就聚焦在了这一点上。这中间,龙彼德先生介绍“美洲化”的文章,秦安江、彭惊宇二人的佐证和启发,至关重要。真是一通百通,立地成佛。于是就有了中国超现实主义诗歌“本土化六原则”那篇文章。
  问:请问您倡导和提出中国化超现实主义诗歌“六原则”理论的指导思想是什么?
  答:全球眼光,广采博纳,汲古得今,汲西得中。为圣贤继绝学。创新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创新是最好的继承。只有解放思想,才能百花齐放;只有实事求是,才能科学发展;只有与时俱进,才能推陈出新。一定要深刻而全面地理解“二为”和“双百”方针以及“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科学内涵。文艺工作尤其要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要尊重艺术规律,体察天下大势。一体多元,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才是真正的“和谐文化”,才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本质属性。
  近代以来,以至全球化的今天,中华民族对外来文化的基本指导思想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鲁迅先生说的是“拿来主义”。几千年来,任何外来的东西,如科技、文化、生活方式、佛教、哲学思想,包括马列主义和市场经济等,最终都变成了中国的东西。“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的科学的民族的大众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就包括了吸收人类一切优秀遗产和文明成果的内涵。
  新诗百年,现在处于低谷,有人说走进了死胡同,也有人说新诗已经死了。近期在网上“梨花诗案”的一片恶搞声中,就有一位青年作家说:新诗怎么还没死啊。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这些年,我不揣浅陋,想的最多的就是中国新诗现代化道路问题。好像要完成某种使命。深知从来都是理论不可承受之重。
  我想给二位念一段话,这是著名学者李西安教授文章中的话:“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一个从沉睡中惊醒而要步入新世界的民族,就要有凤凰那样的气概,自己啄来树枝,自己点燃熊熊大火,再投身到火堆中,焚烧自己衰老的躯体,在烈火中求得新生。”
  问:您为什么在中国诗坛倡导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目的是什么?您认为您的结论是一种终极结论吗?
  答:从认识论的角度说,人们的认识是永无止境的过程。人们只能在时代所能提供的条件下去认识世界,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我们才能认识到什么程度。随着实践的不断深入,认识也将不断深入。任何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都是可笑的。所谓的终极思考、终极关怀是未来的事,真理的相对性与绝对性的统一,只有通过人类生活的无限延续才能完全实现。我们对中国新诗的认识也是这样。
  前些天,我应邀赴蒙古乌兰巴托参加第26届世界诗人大会,来自世界五大洲的诗人云集一堂,一时间如过江之鲫。黑、白、黄、棕,各种肤色,各种语言,各种服饰,各种诗歌主张和文化背景,在蒙古高原上形成了一道世界文明的色彩缤纷和谐相映的亮丽风景。我感受到了世界诗歌蓬勃发展的无限生机和世界诗潮的涌动。会上,有外国诗人谈到了李白和王维,十分推崇他们的诗歌精神,认为人类的精神是无国界的,诗歌能使人类的心灵相通。这让我大吃一惊,备受感动又十分自豪。现实验证了我23年前写的论文《中国古典诗歌对世界诗潮的影响》。
  中国现当代诗歌对世界诗坛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能代表中国的具有国际影响的伟大诗人也许还没有出现。
  我现在可以说:我们找到了世界诗歌的登顶之路!找到了中国新诗现代化之路!基本思路是:首先集中搞一点中国化的超现实主义诗歌—这是我国诗歌与世界接轨、走向世界的必由之路。其次,调整诗歌结构—现实主义诗歌还是要写,不仅因为它是百年诗潮的主流,更重要的是它有大众性和简易操作性,更容易被广大的诗歌写作者所掌握。问题是新诗百年,发展到今天,现实主义诗歌在一些人那里已经被泛化、僵化、异化和非诗化,无法打入世界诗坛,使新诗走进了死胡同。现实主义诗歌亟需发展和提升品质。另外,目前现实主义诗歌比例太大,中国新诗品种单一,诗歌结构不合理。其三,转换诗歌资源优势。吁请一批最有才华的诗人主攻超现实主义诗歌写作。其四,消除“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在一些诗人那里可以走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创作之路。其五,向世界诗歌顶点冲刺。其六,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古为今用,洋为中用,重铸中国新诗的范式、美学体系和诗歌大国的辉煌。
  问:请问您刚才说的“找到了世界诗歌的登顶之路”指的是什么?它的根据是什么?
  答:世界诗歌之巅的登顶之路就是中国化的超现实主义诗歌之路。
  根据就是:纵观世界现当代诗歌史,凡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享誉国际的大诗人,如:聂鲁达、帕斯、埃利蒂斯、阿莱克桑德雷都是批判地继承和发展了超现实主义,走的是本土化的超现实主义这条登顶之路。
  我也有一个百年梦想,希望中国也能出现一两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伟大诗人。当然,还有作家和科学家。
  这也是我倡导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根本所在。
  问:国外有许多超现实主义诗歌大师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聂鲁达即是其中我们都非常尊崇的一位,请具体谈谈聂鲁达这个成功范例对我们的启迪意义。
  答:聂鲁达也是我尊崇的“美洲化”超现实主义的伟大诗人。他曾经不无自豪地说过,他的头颅上长着第三只眼睛和第三只耳朵,他用它们倾听和预见未来。这是对超现实主义最诙谐最独到的体验式描绘。聂鲁达的诗歌,之所以能够享誉全世界,与他写人民、写时代、写世界的题材分不开的。尤其在进入创作的成熟期,他所描写的都是时代的重大题材,如西班牙内战,智利人民的斗争,苏联反法西斯卫国战争,拉丁美洲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世界人民保卫和平的斗争等等。他将现实主义的博大内涵融进他熟练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形式之中,显示出无以伦比的宏伟、壮阔、坚实、厚重、热忱、奇妙,并“以大自然的伟力复苏了一个大陆的命运和梦想”。这就是作为世界之子、人民之子的聂鲁达。站在世界的高度,胸怀人民的意志,这就是他留传给我们的宝贵经验和财富。聂鲁达诗歌在艺术成就上可资学习和借鉴的地方也很多,比如:用坚实的意象、繁复的意境和深挚的激情来环映主题;缺乏逻辑性的新奇比喻;词语的“错位”搭配和陌生化组合,产生神奇火花的效果;善于用个人象征,少用公共象征。聂鲁达诗歌的启迪和影响,还需要我们深入研究。
  问:非常有意味的是,美国新超现实主义代表诗人罗伯特?勃莱等更注重研究中国古典诗学,比如白居易、陶渊明等,还研究印度佛教,日本的诗歌,经过东西方的交融,他们的“深层意象诗”影响越来越大。“深层意象诗”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
  答:以罗伯特?勃莱为代表的美国新超现实主义诗歌,又被人称之为“深层意象诗”。他们的诗歌受到中国、日本、印度等东方古国的诗学、哲学和宗教文化的影响。罗伯特?勃莱说:“深层意象诗是通过对无意识的开掘,使得想象的跳跃和比喻转换成为可能,使意象从心灵深处跃起。”深层意象诗较之一般现实主义表层意象诗来说,更带有纵深心灵的印迹,它所展现的意象和意境不是水平层面的罗列,而是像几进深宅大院般一层递进一层。例如:“手掌峡谷里的鸟鸣” 、“脉管里起航的船”、“海鸥在盐血的海风里飞翔”等等,所以深层意象诗就显得格外深邃、幽远、新奇,是灵魂的纵深也是诗歌境界的纵深。深层意象诗是纯净深奥、别有洞天的,它整体上具有浓郁的东方底蕴。难怪布勒东在其《谈话录》里说过那么一句话,超现实主义“更接近于东方思想”。深层意象诗对于我们目前诗歌创作中的口水化、快餐化、智性化甚至游戏化、无难度写作等都是一个有力的警醒,最起码的传统诗美原则不能毁弃。外国人这样看重和借鉴我国的古典诗歌传统,我们中国诗人应该比他们更好地汲取我国古典诗歌传统的丰富营养,大笔抒写出富有“中华特质”和“东方底蕴”的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再创中国当代诗歌的新境界、新辉煌。
  问:可是也有人说拿一两个诺贝尔奖并没什么用处,诺贝尔奖对中国和中国文学真的那么重要吗?
  答:我也注意到了这条消息。今年3月,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博士在广州作学术报告时讲:创新可分为爱因斯坦、杜甫、比尔?盖茨、任天堂四种体系,以中国目前的国情来看,最需要的是任天堂和盖茨这种会赚钱的人才,拿一两个诺贝尔奖并没有什么用处。杨博士这样讲,大概是有一点自谦的成分,因为他本身获过奖。另外可能是针对中国当下的国情讲的,发展是第一要务。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关键是我们有很多人也这样讲。我认为这种“诺贝尔奖无用论”是很可怕的,也很偏激。对于一个大国来说,盖茨和诺贝尔奖并不矛盾,都是最需要的。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土耳其的一位作家奥尔罕?帕慕克,而土耳其是个并不发达的国家,更需要会赚钱的人。不要说中国人有很深的“诺贝尔奖情结”,就是一个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大国如果没有产生几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不是奇耻大辱吗?鲁迅当年谈到诺贝尔奖时说:若论诺奖,我还不配。足见鲁迅先生对诺贝尔奖的重视和推崇。世界顶级大奖就是世界的制高点。
  问:请问您为什么把超现实主义诗歌冠上“中国化”三个字,是不是考虑到了社会的承受力问题?
  答:不是。我讲的“中国化”是同聂鲁达的“美洲化”是一个意思,是面向全球、博采广纳、“洋为中用”,而不是全盘西化;是从形式、内容、精神都中国化的超现实主义,而不是1919年法国超现实主义诗歌之父布勒东“原教旨”意义上的超现实主义;是艺术上汲取其精华并剔除其全部糟粕的、融合了中国自古以来就业已存在的超现实主义元素而再造的植根中国大地、且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中国特色的中国诗歌新品种。
  智利诗人聂鲁达的“美洲化”能够成功,中国的诗人“中国化”也一定能够成功。譬如艾青就是法国象征主义“中国化”的一个成功范例。艾青的诗歌艺术一言以蔽之就是象征主义。
  至于社会承受力不应该是个问题。中国连“市场经济”都能引进来,何况一种诗歌表现形式。我们把“市场经济” 前面加上“社会主义”一句定语,主要为了规定它的社会主义方向、特色和目的。我们提“中国化”也是这个意思,也是一种规定、特色和目的。如果把“中国化超现实主义诗歌”改为“社会主义超现实主义诗歌”或“革命的超现实主义诗歌”,大概会“软着陆”一些。但是,我认为“中国化”已涵盖了一切。
  问:您说超现实主义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和空穴来风,超现实主义式的文论和诗歌在我国自古就有,在国外也有其传承渊源和交互相融的关系,请扩展开来,再具体谈谈好吗?
  答: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人类文化一直具有共生性、平行性、趋同性和亲和性,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相一致。也就是说,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既是世界的,又是民族的。特别当我们把本土化超现实主义定位在我们所理解和修正过了的、广义的包容的开放的体系之内时,大凡具有超越现实并能更好地表达现实倾向的,都可纳入我们研究的视野。就我国古代而言,庄子就是第一个伟大的超现实主义者。还有屈原《九歌》以及楚文化中都闪烁着超现实主义的瑰丽色彩。《逍遥游》中鲲化为鹏的超现实寓言形象:“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如果让富有想象力的画家画出来,一定是最壮美绚丽的超现实主义绘画了。鲲鹏作为宏大、自由、理想、非凡创造力的形象喻体,每每出现在后世的诗文中。李清照诗词《渔家傲》中就有“九万里风鹏正举”。毛泽东诗词《念奴娇?鸟儿问答》里也塑造了鲲鹏超凡的形象,借以表达一位伟大革命家、思想家的情怀。毛泽东最喜爱“三李”的诗,即李白、李贺、李商隐,他们恐怕是唐代最具超现实意味和色彩的诗人了。李白《蜀道难》、《望庐山瀑布》,李贺《梦天》、《天上谣》和《金铜仙人辞汉歌》,李商隐的《锦瑟》、《瑶池》以及大量的无题诗,所表现的艺术风格不同,或壮阔雄奇,或诡谲幽深,或惝恍迷离,都无不呈现出超现实主义的生动意境和情韵。我国古典诗论讲求虚实,讲求空灵,讲求神似,讲求妙悟;无论是钟嵘的“滋味说”、司空图的“韵味说”、袁枚的“性灵说”、王士祯的“神韵说”,都涉及到诗歌创作这样一条本质规律,那就是尊重诗人独特的艺术心灵,尊重他们描绘出的心灵化的现实,即超现实。严羽《沧浪诗话?诗辩》:“不涉理路,不落言筌。”就是在讲诗人不用抽象的逻辑思维,不留下语言雕琢的痕迹。我们从这些诗歌和诗论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虽然我国古典文学没有提出“超现实主义”这个概念和范畴,但的确早有其“实”。就超现实主义在国外的传承渊源和交互相融的关系来说,它与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的关系最为密切。浪漫主义所倡求的主观自由的情感,瑰丽奇特的想象力,内心的奔放激情等方面,为超现实主义所继承和发展。象征主义诗歌代表人物波德莱尔的“感应说”,兰波的“通灵人”理论,马拉美的“暗示”理论,以及象征主义“似非而是技巧”—即象征、通感、语言革新等,都被超现实主义“拿来”改造了,其实质是暗通声色的。说到浪漫主义、象征主义就可以点头称是,说到超现实主义却要皱眉摇头,甚至视为反现实、脱离现实的洪水猛兽,岂非咄咄怪事?须知“现实主义”一词也是舶来品嘛。
  问:您怎样评价法国超现实主义诗歌产生的时代背景、社会思潮和政治倾向?
  答:要说清这个问题非常复杂。首先,从政治层面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噩梦和对幸存者的精神创伤,法国乃至全欧的战后的政治、经济、精神危机,加之法国超现实主义的创始人布勒东等人都上过战场,经历了一战,战争—幻灭—求索,这就是法国超现实主义产生的历史背景。首先创造和使用“超现实主义”一词的是法国大诗人吉约姆?阿波利奈尔;1919年10月,布勒东和苏波共同创作了第一部超现实主义作品《磁场》,从而宣布了超现实主义的正式诞生;1924年10月,布勒东发表《超现实主义宣言》,成立了事实上早已存在的超现实主义小组。他们对资本主义社会持批判态度;反对战争和屠杀殖民地人民;倡导“精神革命”和“社会革命”的统一;参加法国共产党;阅读马列著作,称赞“列宁的学说是绝对无懈可击的。”(布勒东语)对改变人类命运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表现了极大的革命热情。这些都是有进步意义的。但归根结蒂,他们的政治思想只能是傅立叶的空想社会主义。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那些站在无产阶级方面反对资产阶级的著作家,自然是用小资产阶级和小农的尺度去批判资产阶级制度的,是从小资产阶级的立场出发代替工人说话的。这样就形成了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法国超现实主义的政治主张的本质虽然如此,但也不是如某些论者简单地斥为资产阶级的颓废、绝望和堕落,更不是“脱离现实”的艺术流派,而是一场旨在“改造社会”、“改变人生”的文学与思想运动。在哲学思想上,法国超现实主义初期受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影响较大,成熟以后,受黑格尔辩证法和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影响最大。早在1912年法国超现实主义的创始人和理论家布勒东就说过:“凡是黑格尔的辩证法不发生作用的地方,都不可能产生有思想以及获得真理的希望。”他们推崇的是黑格尔的“否定之否定”辩证原理,天才地解释了事物发展的对立统一规律,从而为超现实主义者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思想武器。这样,现实与超现实、主观与客观、理性与非理性、意识与潜意识、精神革命与社会革命等等诸矛盾也能够在更高层次达到同一。
  总之,法国超现实主义诗歌流派及团体存在的时间较短,只有50年,政治影响微乎其微,其真正的影响是在艺术上,其艺术理论改变了迄今为止的世界诗潮走向,造就了一批超现实主义诗歌大师,同时对后世的小说、绘画、戏剧、电影、雕塑、音乐等产生了重大影响。尤其在绘画领域取得了最辉煌的成就。譬如:毕加索、达利、米罗、马松、埃恩斯特、唐吉等举世公认的绘画大师。
  问:您怎样评价超现实主义的美学思想和创作方法?
  答:请允许我先引用两段话,他很能说明问题。1990年10月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的话:“超现实主义曾经是人类想象力的伟大一刻。它或许会以另一个名称,另一种方式回来。” “超现实主义对我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197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智利诗人聂鲁达说:“一个诗人,如果他不是现实主义者就会毁灭。可是,一个诗人如果仅仅是个现实主义者也会毁灭。如果诗人是个完全的非理性主义者,诗作只有他自己和爱人读得懂,这是相当可悲的。如果诗人仅仅是个理性主义者,就连驴子也懂得他的诗歌,这就更可悲了。”
  超现实主义的哲学思想决定了它的美学思想,强调存在的本质是外部世界与内部世界的统一,强调人的主体精神,艺术应该是艺术家思想、欲求、感觉、直觉、梦幻的真实体现,认为“现实主义是修剪树木,而超现实主义是修剪生活”。一句话,只有人的最大自由的精神活动和超现实的艺术感觉才能抵达真实的本质和美的极致。艺术的目的不是摹仿现实而是创造现实,充满个性和主观色彩。而美产生于两个互相远离的现实和意象的偶然接近,而这种“神奇性”的美则是世界同一性的具体体现。主体与客体、梦幻与现实、人与自然、过去与未来、生与死等独立物都具有同一性。这是超现实主义在艺术上的最大贡献和精华所在。
  问:您说超现实主义的精华是它不同以往的最能体现诗的本质的思维方法和艺术技巧,为什么?
  答:超现实主义注重开掘人类心理深层的潜意识、非理性、非逻辑,开掘各种直觉、梦觉、幻觉、错觉;注重意象思维、自由联想和自动写作;打破现实与梦境的界限,拓展了想象空间;加强诗歌的跳跃与张力;彻底解放人类思想和艺术语言的桎梏,要求思维和语言新异化、陌生化。大凡这些方面,都深入触及到了诗歌创作的内在本质规律,也涉及到了具体可操作的表现方式和技巧。
  问:怎样理解超现实主义观念及其手法,对当代诗歌的“唤醒”与“超越”的作用?
  答:“唤醒”这个词,是著名诗人章德益先生为《绿洲》杂志研讨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特地撰写的《漫谈超现实主义诗歌》一文提出来的。“唤醒”这个词,真正一针见血地点到了我们所倡求的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穴位和关键之处。超现实主义观念和手法,对于诗人秦安江来说是一种“唤醒”,对于将来从事或不从事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写作的诗人来说,恐怕也都是一种“唤醒”。因为超现实主义迥异于我们习惯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清风吹来,天窗打开,崭新的艺术知觉瞬间涌遍你的全身,现实与遥远的梦境连接着,事物都裸露它们闪电般的骨骼和火焰般的心脏;你不仅听懂了植物和兽类的语言,石头与河流的语言,你还听懂了太阳系、银河系无数恒星和行星的语言;你会把蜻蜓和蜜蜂无限放大,乘坐它们的班机巡游世界;你会把地球无限缩小,小到你捧在手中不忍再切开的橘子;猫头鹰可以变成孩子身上的睡袍,远去的太阳化作了大地深处的煤田和石油河,……这就是形象化描绘的超现实主义。它推翻一切传统禁锢,打开一切不能表达的屏障,让一切诗歌呈现都成为可能,这就是超现实主义观念和手法的“唤醒”与“超越”的作用。
  问:超现实主义诗歌以表现“梦幻”为其突出的特色,带有浓郁的梦想诗学的色彩,那么,倘若一个时代的诗歌都沉入“梦境幻界”,是否陷入另一种艺术的“迷茫”之中呢?怎么处理好梦幻与现实的关系?再者,如果要改造布勒东的“自动写作法”,您设想中最好怎样去改造它?
  答:表现梦幻,表现梦幻与现实的关联,的确是超现实主义诗歌写作的一大特色。但表现“梦幻”不是有些人所理解的“醉生梦死”。我们的国家和人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从容、这样自信和这样壮丽地迈向全面复兴的道路,振兴中华的民族大梦为什么不能做?表现这种大梦的诗歌谁有权封闭?无论个人还是民族,要完美地做一个好梦是要有宽裕、自由、和平的时光作充分保证的。现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我们每一位平凡人或艺术家,正赶上一个实现伟大梦想的时代。梦幻更能表达我们更深更美的艺术心灵,更能激发我们对民族未来,对艺术真谛的热烈追求。当然,梦幻与现实之间存在着距离和矛盾,梦幻必须建立在现实生活的土壤上面,必须要有健康而积极的思想意义,并通过象征、隐喻、变形等手段表现出来。梦幻与现实看似矛盾,但正如布勒东所说:“梦幻与现实这两个表现上如此矛盾的状态,将来会在某种绝对现实,即超现实中得到解决。”
  布勒东的“自动写作法”带有唯心主义的实验室性质。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苦思冥想,或借助某种催眠术或致幻剂的作用,这种“自动写作法”固然能得到一些潜意识、非理性、非逻辑状态下的奇思妙想,但也因此带来了两大弊端,一是思想和意义上的杂乱无绪,晦涩难解;二是思维和心理的偏狭、苍白以至最后的灵思枯竭。我们要改造布勒东的“自动写作法”,首先就应该走出象牙塔到广阔而火热的现实生活中去,在大自然的熏风吹动下,在时代和人民的如火如荼的氛围中,满怀一颗感恩和忧患的心,满怀一种日神精神和酒神精神,酣然沉醉,陶然忘机,原始激情被唤醒,创作灵感在其痴醉状态下不择地而井喷泉涌。可见,只有亲临现实,置身于现实,整个生命都浸透了现实,才能得到更高一级的超现实心灵的彻底自由和解放,也才能得到比“自动写作法”更奇妙更持久的创作“兴奋剂”和方法。
  问:有人说中国古今诗人特别易受超现实主义方式的感染,是会最终接受超现实主义思想观念的,您也这样认为吗?
  答:我国古今诗人特别易受超现实主义方式的感染,这话是台湾著名诗人洛夫说的。我想这和我们这个东方民族重视感性思维,重视情感知觉,重视灵慧之心和精神境界是分不开的。这种民族的“集体无意识”,这种民族的独特的深层心理结构,可能要用实证主义大师丹纳《艺术哲学》中所阐述的“种族、环境、时代”三要素,才能更好地解释清楚。德意志民族是一个崇尚理性思辨的民族,所以出现了那么多大哲学家。我国自古以来,诗学发达,所以超然物外,羽化登仙,以禅悟诗,独抒性灵之说比比皆是。我们这个以直觉超验见长的民族,当然就会源远流长地产生出一代代的诗人。超现实主义观念和表达方式契合了我国古今诗人的深层心理及思维模式,易受其感染并最终接受它,是在情理之中的。
  问:请谈谈您所理解的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在当前诗歌创作中的矛盾统一关系。
  答: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并非泾渭分明,水火不容。我们所理解和倡导的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根本的立足点在本土、在现实。它不是以布勒东三个宣言为前提和出发点的,而是以我国新世纪新时代的现实为最根本的依据和动力。可以说是一种面对伟大生活现实的直接投入,在真实大地上的耕种、梦想、旋舞或凌空飞翔。在我们头顶北斗星般指路的是聂鲁达、帕斯、埃里蒂斯、罗伯特?勃莱、特兰斯特罗姆这些卓越的超现实主义诗歌大师。他们的创作实践已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国古人的文论和创作实践也对这个问题作出了很好的回答。就创作方法而言,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之间既是矛盾的,又可以是统一的,既是各自独立的,又可以是互补互动的。这就是矛盾的对立统一。
  问:创新求变是一切文学艺术前进发展的重要动力,那么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新”和“变”究竟表现在什么地方?
  答: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新”和“变”具体来说至少有以下两个方面,其一是革新和改变了诗歌观念,那种陈旧古板不思进取原地踏步的思维模式将受到致命冲击。在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观念里,心灵与现实的隔膜消失了,它们融为一体。万事万物是可以相互替身的,可以拟人化的,一切不可能将变成可能。诗人置身于思想艺术的自由王国。其二是革新和改变了诗歌表达方式。白话诗歌由于彻底放开了语言形式,那么它就以表意复杂、丰富、缜密的长调为其主要特色。传统中那些赋体歌章、平铺直叙、排比博喻等已经越来越显示出臃肿、笨重、拖沓和生硬的症候,而诗歌却恰恰需要精炼、跳跃、张力和意味。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通过虚实相间,出神入化的隐喻、变形、通感、深度意象、词语的陌生化奇异化组合等表现手法,能够完全自在灵动地表达出来。还有自由联想和梦幻记录,这也是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表现手段的高超之处。这也是解决白话诗语言材料直白浅露、缺少诗味的根本途径。凡是有过诗歌创作经验的人们都知道,诗歌就是在寻找半清醒、半迷醉的艺术感觉,那些陷入沉醉迷狂状态的诗人最能产生好诗。自由联想也多在非理性、非逻辑的毫无拘束的心态下展开。把现实和梦想延伸联通起来,显得尤为新奇、纵深和广远,最富含诗的意韵和境界。既有梦,又有醒;既有明确,又有朦胧;既有现实,又有超现实。
  问:什么才是人民和时代乐于接受的,并能真正表达广阔而严峻现实的中国化超现实主义诗歌?
  答:“中国化”问题对本土超现实主义诗歌来说,是一个最高的标准和要求。人民和时代要乐于接受,首先要有符合他们愿望和要求的那些思想意义。没有触动和表现人民的生活,没有呐喊和激荡,没有时代的足迹、浪花和回声,任凭怎么“超”,人民和时代也会置之不理的。任何一种类型的诗人,如果得不到人民和时代的承认,他们的存在等于不存在。所以我们主张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人民性和时代性,在作品思想意义上无限接近于它们。在文本形式上要明白易懂一些,不要高深莫测和洋味西化,注重融合成民族气派和风格。不要认为顺口溜、民歌体才具有人民性,要去提升民众对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优秀文本的欣赏水平。要让人民跳一跳、攀一攀就能摘到他们果园劳动成果一样,去摘取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优秀成果。能否表达广阔而严峻的现实,是检验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表现力和生命力的又一重要标尺,否则就是空中楼阁,就是望梅止渴。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在表达广阔而严峻的现实时,有利因素是,它能够不拘泥或不局限于一时一地一事,探入其根源本质,联通过去、现在和未来,以增强其丰富浩瀚的内蕴;不利因素是过多过浓的超现实主义色彩容易使得在具体表达上浮光掠影,不够真切和深刻,不能以强烈的真实感震动人心,所以,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既要人民和时代乐于接受,又要真正能够表达广阔而严峻的现实,就要极力设法趋避其不利因素,积极发挥其有利因素,整体把握,适度调配,有所侧重,有所收放,只有这样有机地结合起来,才有可能抵近那个最高的标准和要求。
  问:您为什么说“现实主义诗歌已经有点苍老了,读者已不太愿意读这张脸”?这句话争议很大。您怎么看?
  答:我认为我说得没错。首先,我这里讲的“现实主义诗歌”是指那些充斥于诗坛的伪现实主义诗歌、非诗的现实主义诗歌及反现实主义的诗歌。这些打着“现实主义”旗号的诗歌,由崇高变为崇低,由高于生活变为低于生活,已沦为顺口溜、口号诗、分行的散文、垃圾诗和下半身写作,轻浮媚俗,陈旧雷同,量大质低,泛滥成灾——中国的诗歌就是被这些烂诗搞死的。好的现实主义诗歌很少,往往时过境迁,朝花夕拾。这也是用“白话”作诗歌材料的一个宿命。要读好的现实主义诗歌,请到杜甫那里去读,到古诗那里去读,根本原因是它是用古汉语写的,直面现实,充满大悲悯,讲究平仄韵律。如果“三吏”、“三别”用“白话”写,就不会有后人读了。这足以说明当前旧体诗词生生不息、卷土重来的全部奥秘。其二,“现实主义”的正式命名始于1855年法国画家库尔贝为自己画展而写的序言,其创作主张引起了广泛关注并掀起了19世纪现实主义的热潮,其涵义是表示在艺术描写中要求对细节观察和描写具有准确性与生动性。恩格斯曾根据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把现实主义定义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并由此引出现实主义的三个基本特征:客观性、批判性和典型性。在以后的岁月里,现实主义有了世界性的大发展,成了全世界最主要的文学流派和人类艺术创作活动中最基本最普遍的创作方法之一。但到了当代,“现实主义”前面的定语越来越多:有欧美现实主义、前苏联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中国特色的现实主义。此外,还有新现实主义、自然现实主义、结构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等等。就我个人的创作经验而言,我认为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有些方面不大适合诗歌这种白话文的文学形式,而超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更能抵达诗歌艺术的本质。而无边的现实主义则是以小说为代表的一切叙事文学必须遵循的千古不变的铁律。其三,我认为现实主义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现实主义并没有死去,像任何流派和创作方法一样也有自己的局限性。现实主义诗歌要想生存发展下去,必须“浴火重生”。
  问:许多读者都在问“什么是超现实主义?”似乎很神秘,您能不能给举例说明一下?
  答:好。我随便举几个例子。在中国古典文学中典型的有“庄周梦蝶”、屈原《天问》、“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后羿射日”、“嫦娥奔月”、“南柯一梦”、“女娲补天”、“刑天之舞”、“孔雀东南飞”、梁祝“化蝶”、“夸父逐日”等等比比皆是。《红楼梦》中宝玉与黛玉第一次相见,二人都说彼此见过,事实上是前世有缘,真让人感到“神”了。电视剧《亮剑》中的赵刚与冯楠初识也说过类似的话,都说在另一个时空或前世见过。这都是超现实主义的典型手法。还有“直觉”、“渗透”、“天人合一”、“万物有灵”等手法在诗歌中也很常见,如:杜甫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花流泪,鸟伤别,都是拟人化、超现实的。李白诗中就更多了,“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花浓”,他临终前写的最后一首诗“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就是很典型的超现实主义诗歌。另外,在我国书法史上也有唐朝草圣张旭、怀素喝醉了酒,以发蘸墨,纸上狂草,癫张狂素,这正是超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在佛教和其它宗教中都有一些带有“神跡”的故事,如:如来佛之手,佛法无边。《西游记》就是典型的超现实主义小说。还有大量的成语都是典型的超现实主义,如:刀山火海、邯郸学步、苌弘化碧、狐假虎威等等。最近的一些电影如《哈利?波特》中,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变成动物;《超人》、《疯狂的石头》这个片名就是超现实主义的。小说的名字《被雨淋湿的河流》、《会飞的绵羊》。当代作家、诗人也有很好的体现,如著名作家周涛的《捉不住的鼬鼠》,著名诗人杨牧的代表作《边魂》,散文家刘亮程有关黄沙梁的散文和诗歌。最典型的诗人是章德益和多多,他们的诗歌在超现实主义道路上已走得很远了。
  遍地虫鸣,不见龙吟。每每夜读《愚公移山》这样壮阔雄奇、意象坚实、充满神性的作品,不由感叹古人无与伦比的想象力和巨人情怀,还有什么艺术比这更能呈现中华民族的精神呢?于是又叹息今人之猥琐,“娱乐至死”的世风,还会出现孔子、老子、庄子、孙子那样的大师吗?谁能告诉我?
  至于超现实主义在文艺创作和各种社会活动中的表现也就更多了。古今中外的许多大作家都说,在写作得意之作时,信手写来,思如泉涌,如有神助,一挥而就。有的干脆就说自己的作品不是自己写的,他只是一个执笔者。这都是超现实主义“自动写作法”的某种表现,是在理性与非理性、意识与非意识、现实与超现实之间和精神彻底自由解放的状态下完成的写作。我个人认为超现实主义的全部核心价值是开掘人的潜意识,彻底解放人的精神,使文艺创作这种高级而独特的精神劳动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是对人的潜能的开掘的最大化。而作家与普通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潜意识、直觉能力特别发达。伟大的诗人是“通灵”的,而超现实主义也注定是天才人物的事业。他们能像霍金一样看一两次天文望远镜就能发现宇宙的奥秘和“黑洞有吞有吐”,就能写出《时间简史》。他们能听到几千公里之外落基山脉野鸽子翅膀扇动的风声,能听到满天星星的窃窃私语,能看到古战场上当年的千军万马,仰望天堂能够看到天国里行走的先贤古圣和故去的亲人。超现实主义现象在社会生活、体育竞技中也有,如“平明寻白羽,没在石碐中”,第二次再射就不可能箭没卧虎石了。“亚洲飞人”刘翔夺得奥运冠军后也说:“我感觉我飞起来了。”这都是潜意识爆发的结果,跑的是感觉、是飞的状态、是理性与非理性、意识与非意识、现实与超现实的那种运动的最高境界。诗人和一切文艺家的创作活动亦然。
  至于外国文学中的例子也很多,还有宗教故事和神话、寓言等等。限于篇幅,我这里只选取几段外国超现实主义诗歌,以见一斑。布勒东的《自由组合》中是这样描写他妻子的:"我的妻子有炭火的头发/炽热的闪电的思想" ,"我的妻子有垂直逃走的鸟的后背" ,"有大草原的眼睛" ,"有永远处于斧斤之下的木头的眼睛"等等。帕斯的《隐约可见的生活》:"海上的黑夜/鱼群是闪电/林中的黑夜/鸟儿是闪电。//躯体的黑夜/骨骼是闪电/呵,世界,到处是黑夜/生活是闪电。"聂鲁达在他的《玛丘碧丘之巅》长诗中写道:"手的火山/阴暗的瀑布/银的波浪/时间的方向" ,"石头里有石头,人,他在哪里/空气里有空气,人,他在哪里/时间里有时间,人,他在哪里","古老的美洲,淹没的新娘/你的手指是不是生长出的森林。"埃利蒂斯在其名作《疯狂的石榴树》中有这样的诗句:"那衣领绣满了黎明的歌声,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迅速把白昼的绸衫解开了//在四月初春的裙子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告诉我,那个欢跳的她,狂怒的她,诱人的她/那驱除一切黑暗和罪恶的阴影的人儿/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的人儿/告诉我,在万物怀里,在我们的梦乡里/展开翅膀的她,就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吗?"这是诗人采用了超现实主义的手法,形象地描写了他的家乡爱琴海和歌颂太阳神的古希腊传统,这个形象就是凭借的是一棵阳光和少女般美丽的"疯狂的石榴树"。
  问:您对自己的"本土化六原则"理论还有什么进一步补充的吗?也就是说,今天您对"本土化"还有什么新的思索?您设想中的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卓越文本是怎样的?它在当代诗歌中的作用和意义是什么?
  答: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理论探索和创作实践都将会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也是不断吸纳和扬弃、不断修正与合成的过程。它不仅会远异于布勒东三个宣言中所勾画的蓝图,而且也与聂鲁达、帕斯、埃里蒂斯、罗伯特·勃莱、特兰斯特罗姆等超现实主义诗歌大师的范本不同。它在成长中会改变自身童稚时期的模样,而且越来越不像西方出现过的超现实主义诗歌的风貌,从其骨骼和血肉,精气和灵魂,都是真正从中国大地上产生出来的具有民族风格和气派的全新文本。这些文本应该也最有可能从西部诗人群体中产生,这不是因为我在西部就偏爱西部,而是由西部的优先条件决定的,这一点我已在"本土化六原则"一文中论述过。这些文本或许具有黄土高原的坚实厚重,中亚草原的风情传说,青藏屋脊的神圣敞亮;或偏重于神话原型背景,或侧重内心隐秘激情;或城市风尚,或乡村经验,甚至取法儿童蜡笔画色彩的超现实主义童稚诗,等等。中国的象形文字、五千年的历史、浩瀚的神话、古典文学艺术和波澜壮阔的伟大时代都将是超现实主义诗歌及其它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资源,可谓俯拾皆是,得天独厚。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会给世界展现出一个更缤纷、更自由、更辽阔、更精深、更独特的艺术世界和文化中国。
  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更好更具崭新魅力地表达现实。如果说我有什么补充,那就是要倍加关注现实、表现现实。现实是依托,是大地,是沃土,否则超现实主义则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人民是文艺家的母亲,生活是一切艺术创作的惟一源泉。应该把客观现实世界、主观心灵世界、过去和未来的世界、神话与象征的世界统统纳入其艺术表现的范围。必须从狭隘走向宏阔,从浮艳走向坚实;必须敢于直面严峻的现实人生,敢于接手和表现重大题材;必须具有最普遍最深刻的人民性和时代性,并在此基础上,确立自己无以伦比的美学原则和文本典范;最后毫无愧色地把它交由历史和时间去检验和选择。
  在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发展进程中,我们还可以全面考察、领会和借鉴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艺术原则和成功创作经验。它最初是受到过超现实主义等西方现代思潮影响的,但它为什么那样成功,成为世界性的"爆炸文学"呢?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比照学习。
  中国本土化超现实主义诗歌如果能够发展壮大起来,必能为当代诗歌史抒写浓墨重彩的一笔,填补一个重要流派品种的空白,其卓然而立的诗人将代表新的诗美走向,影响并引领后代诗人们转变陈旧观念,勇于开拓进取,在新诗现代化进程中不断取得超越前人的辉煌成就。倘能如此,中国诗歌走向世界、登临世界诗歌光辉顶点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我手写我心,我心不可解。
离线女贞子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9-05-05
一通百通,立地成佛

好长 慢慢学习下
诗歌是一种差感语流,诗歌是人类灵魂的能力!
http://baoding21.blog.163.com/
离线东鲁散人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9-05-05
这篇访谈说得很透  可供参考。
我手写我心,我心不可解。
离线杨刺的风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09-05-05
很好 很强大 仔细看
我以前听人说,如果刀快的话,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像风声一样,很好听.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是我自己流出来的血.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2009-05-05
很好,细读
离线燕刘

只看该作者 地王  发表于: 2009-05-06
我读着感觉是关于超现实主义谈的就表不就里,自我沉醉的偏多,比较容易误导阅读者。散人说得对,可以做参考。
我用行走证明,白天仿佛黑夜.
离线哦爱杀瓜

只看该作者 6天堂 发表于: 2009-05-06
欣赏学习下
人过得快而了解的慢。。。
离线阴阳鬼

只看该作者 7天堂 发表于: 2009-05-09
很透彻
阴阳鬼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70621214
只看该作者 8天堂 发表于: 2009-05-24
学习中。
离线九生

只看该作者 9天堂 发表于: 2009-07-21
我觉得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应该是不一样的,杜甫的诗可以说是现实主义但不能说是现代主义,超现实主义首先应该以现代主义为基点,而传统文化是为现代主义诗歌提供一种思考的方式但不是全部,个人浅见,呵呵
行行复行行
能觅原为己
http://yuhangcoon.blo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