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丽的诗》

文 / 傅丽

 

下午啊

下午啊 我相信一个奇妙的预言
通过石头屋子 刻画在星座中间
我相信一棵青草
通过大地找到 我失踪的家乡
 
我相信一个病态的冰坨
为春天而捐献出心脏
我相信因为年轻时都是神仙 
满街都是韭菜和带着微弱泥土的叫喊
 
我相信一艘沉船来自一场战争
博物馆里的蝴蝶来自一次袭击
下午啊 倾诉之后就是脱光之后
很容易找到自己的弱点 弱点闪闪发光

 

亚洲

在亚洲
我放在土地上的脚印
一个比一个凄凉

在亚洲腹地 
羊群注视的小草
风暴试制的飞沙
我的脸拢开夜晚的面纱
星星在我的胸口叹息

在亚洲
麻雀是我的挚友
是我联络最多而每次都石沉大海
每次都连着失望而感恩于一丝重量
当我坐在高大的酒杯旁边
我恳请一棵塑料花吐露芳香

我的母亲坐在亚洲
太阳如纺锤离她衣襟不足一寸
旋紧我的梦和梦的成分
生命之余 
我默读太平洋汹涌的字和深邃的隐喻

在亚洲
水稻和小麦是两根琴弦
是马和马的影子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