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文的诗》

文 / 克文

 

年关

不知多少个年关没请客吃饭了
当然更不好意思流泪
冷冷的冬天我没病
但我的抽屉虚空
我的苹果,半个
烂在骗局或无奈的陷阱里
漂泊的日子,故乡的风雨
也已不能安慰什么
何况故乡只有墓里的父亲和墓外的荒草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