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棠的诗》

文 / 晏子棠

 

童年

像一张白纸一样的空旷
有一张白纸一样的自由
你甚至可以在纸面上,听到风声和鸟鸣
听到哒哒的马蹄音
植物的生长和鱼儿的游走 

白得像阳光
白得像霜雪
白得像早晨的露珠
白得像干净
那是一面白得接近没有的网
手指和手指间,捏着的一根细烟
刹那间就有了痛感

 

在没有说出春天之前

在没有说出春春天之前
我的奶奶,,她脱下对襟的马褂
把那缕假发,掳了再掳
她沾着水的双手在额前比划着
银耳环闪闪发亮
她把丝瓜苗端到太阳底下
我一直爱她的婉转自如

在没有说出春天之前
我没法哭泣
春天只是一小块空地
只是奶奶挪出的一个小小的窝

在没有说出春天之前
我没法说出我的出生
我没法疼痛
而春天一经说出
春天里的奶奶
在春天里,就开始发芽吐绿
浩荡的春风
梳理着那些绿啊,她们是奶奶的发丝
她们那么乱 要沾着怎样的春雨才能打理柔顺

 

涂鸦

手里的水,盈盈一握
像一位撒网的姐姐细软的腰肢
一松手,流失的就是海洋
姐姐在大地上散步
姐姐留下村庄,姐姐转身的地方大地分开
河流奔腾而来
姐姐的布衣里交织着爱情和刀耕火种
姐姐是谁的灾难,姐姐如此灿烂

 

挣扎

说给你听吧,我冻坏了
这个冬天,潜伏期暗自滋长
是那么危险
一只软体动物,等待复苏
旧毛衣遗失不见了
这个冬天,见惯了假面具
身后摆放着厚厚的温差
以霉变的速度,让一只桔子熟透了
一只桔子曾经是我心爱的水果
它在这个世界观上的消失和腐烂
没人懂得
乖啊,我喊了第几声
不爱了,不爱了

2003/12/20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