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勺的诗》

文 / 那勺

 

写给X

屋子里很寂静。有一扇窗,一个含着
奶嘴的婴儿;还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小木盒
应该是秋天,先睡的人熄灯了
一些风经过巷道,发出呜呜的声音
一些树叶用尽所有力气
离开了尘世
而你一直在的,一个人静静站在楼顶
静静的月亮,照见你;活着,是多么苍白。

 

旅途

一个人的旅途总是小于两个人的旅途
当黑暗从黑暗里抽身
昏睡的人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随便睁开眼睛
我坐着,阳光照耀我的脸,一张清晨的脸
照耀着这个世界能照耀到的每个地方
我们为什么不以爱的名义,试着微笑,说说自己
说花在树下,鸟在树上,树在院子里,有风和她(他)
还有那山,那水,那村庄,那熟悉的土地
哦,一列火车正缓缓地穿过广袤的明亮的华北平原。

 

下午的雨

输压线
正对着五楼的窗口
雨没下的时候
两只麻雀,并排站着
雨落下来
麻雀像麻雀那样
飞进了对面的林子
下午的雨
就在林子外
一直下着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