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凤晓的诗》

文 / 窦凤晓

 

一只苹果

现在,这只八月的苹果
放在我面前的桌上
一半鲜绿,一半深红,
又并没有这么简单
这只苹果
从哪里启程?经过谁的手
谁的陆地和河流
谁的赞美
谁的揣测和猜疑
最终落到了我的桌上?
我看着它
看着一个果实
一个礼物
一份来自季节深处的锤炼
一种长期积淀而必然获得的深情
我看见了
我看不见的
你看不见的
一度游离又必然回来的
类似季节变迁的东西
我看见了
生活了一万四千年的那个人
重新回到了火中
感受尘世的炙烤,依旧恋恋不舍
如果他爱,如果他开口
吐出迷人的中文
势必有悲欣两个字
声音清澈,八月的苹果清澈
他活过了许多人犹如这只八月的苹果
而我,只有短短的一生可以向你奉献
只有一生
一个季节
一瞬,
贞洁而火热的一个吻

 

那一年

那一年植物忽然无处安放
发着光,向着幽深之处相互探望
走了多久才碰到一起的?
那一年
历史书上没有记载
我们造自己的花名册
上面仅有两个字:你、我。

伐木工人,一九二几年。
那一年人们纷纷上山
下海
养文字的蘑菇,种雨丝
风催得紧
我们两个人同居一室
墙壁彻夜雪白
浑身上下如被水洗过

 

一个人的夏末

我只看到面朝
树丛的一个人
只听到树叶的沙沙声
至于是不是那个人
终于哭出了声
我不知道
也不能去探究

那是他的夏季
他的枝叶
他的火
如果够寂静
也是他的牢笼

并没有什么一定需要
去打破,或者打扰
季节正面朝上,接受
雨水而从不让眼泪
向上流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