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君的诗》

文 / 见君

 

短暂的迷失

昏黄的月光下
那些人影影绰绰
我只能看到他们小腿以下
他们走过来,他们都不说话
他们挪开棺材的盖
要把我抬进去
他们认为我已经死了

他们把我抬到三岔路口
他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我躺在漆黑的棺材里
听他们争吵,心想
我也曾在这个叉路口迷失过方向
只不过,那时候是白天
是前生的事情了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