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事的诗》

文 / 老事

 

瞎瘪

过后也感到有点不值
但绝无后悔。那一刻
忍无可忍
又稍作思量
抬手把桌子掀了。20多年的初中同学
带着他的侄子请我说事
我以盛情款待。一巡酒刚过
同学的侄子称起我老兄。我说
年轻人,我可是你叔叔的同班同学
称我老兄
不入耳。同学接话:
侄子不是看你长得年轻吗。我谓同学:
你比我大1岁
我们可是3年同窗。此后继续喝酒
侄子站起
非要再敬我一杯
再老兄老兄的称谓。我把视线指向同学
同学夺杯而饮。道:
你现在当官了
求你办事了
不是那时候的瘪三了……我道:
你让侄子再称我一句老兄试试!同学大谓:
你就是他妈的侄子!那好吧
我今天就瘪出个样
让你瞧瞧

 

母亲的老屋

比我四十的年龄还老的泥屋
是爷爷留给父亲的
是父亲留给母亲和一堆孩子的
孩子一个接一个地飞了
老屋 
母亲永远的巢

老屋
空空荡荡。家什陈旧、洁净  
高高低低的门敞着
土蜡摆上桌、窗、床、梁  
烛焰轻跳。不见母亲
守屋的黑狗陌生地凝视着我
一院落的炮纸  硝烟缕缕
天空悬在夜的上面。星星密密麻麻
闪着蓝光  寂静地飞
此刻

老屋塌了
像一个站不稳的孩子
歪歪揣揣倒下
土坯四散、屋梁斜落
床上
有被头掀动。母亲一身素净  
走下床  
一根一根一根一根
扶起蜡烛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