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的诗》

文 / 青禾

 

纪行一组(三首)

溶洞中持续行进于狭窄处的荒谬论

黑是为了更好地黑
队伍蛇形,有低声,近乎呜咽
然后是开阔
然后是空气
然后.......进入狭窄
比一个人的骨头,更窄一点
比气度,比春脖子,比恋人的瞳孔。
最后一个形容是比被抛在浮世之人的灵魂
孤零零的容身之所
啊,秩序。前行需要秩序。
在一个不能转身的岩石口
我突然不想继续,想大笑
想停住脚,
并转身看身后的人群。

 

高高的滑草。必须先确定:我是一个无比小胆的人

什么可使人暂时逸出现实?力量?
还是速度?
草坡从天空垂下
我想象瀑布一样跃下
我想在简陋的小塑料盆里
找到心跳。
我想断开纽带,风一样穿越光线和灰尘
我想把惯性的橘子,灵巧剖开
想洗脸。跳出圈外
想魂飞魄散
俗常很坚硬,万物蒙尘已久。

闭上眼睛,然后睁开
我想看清自己的翅膀如何打开
几十米的人生,汗流浃背并痛快淋漓
天空,云彩,春,明天,还有
爱——

我来了!我的。
站起来的一瞬,我如此渴望一个
直截了当的拥抱。

 

在湖边看见一对恋人牵手,跟在后边约十几分钟

中间是树,每遇见一棵
他们的手分开一次
然后再吸过去
旁边那么多路,他们只选择这一条
为这幸福的游戏乐此不疲
那么多的路,我只选择这一条
只为跟行的十几分钟
千百次温暖地想到一个名字。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