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哥的诗》

文 / 小二哥

 

有关斯芬克斯

想起一个名叫
斯芬克斯
喜欢让路人猜谜的怪物
也会想起
他让人猜谜时的天真
这种感觉就像一阵急促的雨点
迫使我想起更多的事物
比如一个塞满谎言的木桶
在所有的记忆片段中
有一些至今不会被想起
我也没有更为确切
有力的证据说明
这些穿着简单的,迅疾如风的人
就是我生命的盛年

 

酒后胡言

来得太迟了
在洗净宽大的棉衣,缝上破裂的边角
准备一桶热水冲洗掉余垢的十几天里
邮递员还没递来来自西伯利亚的第四封信件
印有雪橇,破冰舰,风暴测度仪的信封
含有薄霜的字迹
在热切的期盼失去热度之后
喝了点酒,额头微微发烫,还佯装浑身充满了力气
离开饭馆,一路颠簸着,抚摸着狭小的头盖骨回往宿舍
我花了好一会才辨别开脚下的路
哪里是东,西.哪里是南,北
哪些日子可以享受尽情休息
哪些日子我得扼紧机器
男人们使我发疯,女士们也从未赢得我的赞誉
没有过去就是没有开始
没有真正太平的大洋栖居在两条腿之间

 

9psg.com 九派诗歌网刊